维吾尔古典文学-格 则 勒

From Uyghurpedia- Uyghur Énsiklopédiyis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维吾尔古典文学-格 则 勒

您的身姿雪松般苗条,哪座花坛的花儿比得上,

您薇薇含笑的朱唇,哪个枝上的花蕾能比得上?


哪个花园里的花儿,开的象您面庞那样娇美,

您宝石般的朱唇,那片花瓣又能不得上?


哪个持刀的凶手,能象您一样轻易将我俘虏,

哪个刽子手的屠刀,能有您利箭般睫毛的锋芒?


哪座园林的枣椰树,象您的身姿一样笔直挺拔,

哪株枣椰的果实,有您苹果似的面颊红润漂亮?


哪次酒宴盛会,能象您的丽荣一样光彩照人,

哪一盏灯火,能象您的脸庞那样闪闪发亮?


您的美容犹如一座宝库,天涯海角何处寻觅,

那一条护守宝库的毒龙,有您的青丝力大无疆?



一睹你黛眉能不躹腰,心灵的圣殿我不限才崇敬,

面对你脚跟怎不俯首,庄严的祭坛我膜拜不赢。


您的朱唇是生命圣水的源泉,对它我怎能不将生命奉赠,

我怎能不凝望您的面庞,它是我皎洁的明月照亮我心灵。


我呻吟中进射出火星,时时刻刻索绕在我 头部的上空,

它轻巧地将金色桂冠,戴在我这清贫国王君主的头顶。


你脸上的痣本非痣,而是难熬离愁落入火中的麝香,

抑或是我乌黑的明眸粘你面颊上,要不怎会那样晶莹?


那不是你油光闪亮的青丝,而是我呻吟叹出的雾,

它象浮云蔽日般保护者您的美容,躲过陌生人眼睛。


您婀婷的玉体,为什么不能载在我心灵的花坛里,

只因为真主让您的芳姿如修竹玉立在我的心灵。


草坪上的花哟不是花,而是我磋叹苦愁殷红的心儿,

天空的星哟不是星,而是我四寻的您明亮的眼睛。

您 的青睐会给我带来享受,从而消除对敌之忧,

您的睫毛是我的兵勇,痛击起他们会毫不留情。


我的神魂业已丢失,怀疑是您偷走,

您那至圣至宝的笑涡,就是最有力量的证明。



人间的君王的一回事,爱情的君王却全然不同,

人中的月亮和天空的月亮,自然又大不相同。


苦行僧尝尽了千辛万苦,愿为乞求天堂里的极乐,

而是他潜然泪下的悲苍,那当然又不同。


帝王们为了夺地争城,会无情地强逼生灵投入战争。

可夺取心灵城堡的情人啊,他的兵勇却又大大不同。


亲人们表示的温柔热情,是发自肺腑的真情,

情人们匆匆的一瞥与每次的顾盼,却是不同。


在最后审判日,要对修道士们的虔诚进行终审,

可是对在花园和情人幽会的人的罪过,又当别论。


我们也会谈起仙女,但其眼睛却无魅人的力量,

你瞧情人那双明眸,却能使人奴隶般屈服顺从。


任何时候,有情人也不会从修道士那里求庇护,

因为这些循规蹈矩的人,所渴望的庇护又自不同。


如果说要不信教的人昄依伊斯兰教需要铁甲的话,

那么痴情的恋人们所使用的武器,却又绝然不同。


我古穆纳木尔啊,尝受着辛酸和悲苦与日俱增,

从万般凄苦压抑下发出的呻吟,听来更自不同。



天下方圆中,您颈长娉婷的芳姿犹若巍巍耸立的雪松,

您苗条身材配上那花容月貌,就象太阳放射着光辉。


您犹如一件艺术杰作,圆美的头颅好似那弯弯的天宫,

象节日夜晚新月或勇士手中弩弓的,是她的黛眉。


您的明眸是隐藏在您容貌方圆中的“强盗”,

您的睫毛是茂密的雪松林或弓上的箭羽。


因为成了您爱情的俘虏,能不想起您太阳似的秀容,

您肩头纷披的秀发,象麝香一样乌黑。


您的乌发对痴情的恋人来说,是一条锁链,

被锁的人因得到你您的爱情,弄得神魂飘离。


将玫瑰插在您乌发上的人,就和您的面颊一样得意,

仿佛他就是那朵惹人喜爱的玫瑰,瞧他有多么神气。


您的朱唇的您那容貌方圆中一朵芳香的花蕾,

徐徐的晨风拂过您心灵的花园时,笑声嘻嘻。


对顾主您的皓齿是珍珠,樱唇是晶莹的红玉,

双耳则是天平上的盘儿,称量珠宝不差毫厘。


您面颊的美人痣,并非火焰中燃烧的芸香,

而是守护在您酒窝边,扑捉被您的美貌所俘虏的武士。



一杯红酒落肚,她那花容月貌更加娇艳润红,

籍着酒的力量,您太阳般光亮的眼中更烈火熊熊。


周身上下烈火燃烧,是因我又想起她的秀容,

多么奇怪啊,太阳尚未升起夜里却一片光明。


太阳般的美人,也不能仰视我的恋人那光灿的美容,

是由于羞怯,还是那光彩照得她眼睛难睁?


园中玫瑰原先可是玫瑰,山中郁金香原先可是郁金香?

还是在我情人出游时,大地田野流出殷红鲜血的象征?


象太阳升上天空时,月亮群星无法显示自己的本领,

我的情人出来时,哪个美人还有勇气敢把风流卖弄。


被我情人风韵所俘的人,对任何人也不屑一顾,

连最艳丽的仙姊做他情人,也难使他愉快高兴。


人们不曾看到玉素莆的身影,便匆忙把祖莱汗嘲讽,

但见到戴着面罩的玉素莆时,却忘了刀割手指的疼痛。


当我象月华般美艳的情人揭开面上的薄纱时,

美人般的群星,也羞得悄悄地躲进厚厚的云层。


纵使世界上点燃无数灯或太阳露笑容,黑暗也不会逃走,

古穆纳木啊,须知世上如此璀璨,是因美人射出光明。



我漫步街头,情人策马驰聘而来,

她花蕾似的面颊,露出迷人的神态。


举目四顾,把睫毛做利箭射向人们,

点燃心灵烈火的情人哟蹁杄而来。


您的朱唇为人们捧送爱情蜜酒,

我那令人怜爱的情人睡眼惺忪地走来。


对于我的敌人她纵使满面春风,

这事我引以为耻怎不耿耿于怀。


老熟人和陌生者她都一视同仁,

我情人对谁都把睫毛当做利箭射来。


朋友,这痛苦折磨得我求生不得,

唉,呼吸间情人千万次催命而来。


几天没来,天晓得她何处落脚歇息,

我心里早没了耐性,她总算才姗姗l走来。


苦行僧、放荡者也在她身边俯首朝见,

她那明眸一盼,能把世人的信仰更改。


悲苍痛苦哟,折磨得我喷出烈火,

我的泪水哟,象夏日暴雨倾泻下来。


或深夜或白天,什么时辰都未曾出现,

如今多么奇怪,黑夜白昼她都出来。


她使我忧愁惆怅,黄花般萎谢憔悴,

而今情人即来,忧愁惆怅早飞天外。


莫道情人手中拿着锁链,

她是为送摆脱相思是护符而来。


我狗一样跟着情人,将她路尘抹上眼,

我象她的家门俯首,今后永不分开。


古穆纳木被燃成灰烬,化作一股青烟,

为了点燃所有心灵的烈火,她又返来。



喀什葛尔是真主恩赐給人们的地方,

其陵园更是情人們朝 面对的方向。


爱的金泉中苦难的波涛翻腾不息,

悲伤的泥土筑起了喀什葛尔的城墙。


喀什葛尔艳丽的佳人一旦秋波传情,

會使天下的美人顿时羞得不出躲藏。


穆塞拉的花园呵鲁克纳巴特的水,又算的什么,

谈到她的花园呦,胜过那传说里的天堂。


寻芳者从这儿的野刺丛中,也会闻到花儿芬芳,

就连她的荆棘丛也和当年苏来曼王国旗鼓相当。


她的沃土黑如麝香,水似天堂的清泉,

喀什葛尔一山一石都象珍珠晶莹发亮。


誰若到了喀什葛尔,天堂的仙女也使她迷恋,

甚至连他的可爱的故乡,都會被他忘得精光。


这里不论男女,嘴唇都象那香甜的蜜糖,

含笑的石榴、绯红的苹果,使喀什葛尔人的脸庞。


须知喀什葛尔城使古穆纳木理想中的美丽草原,

领略她绿荫覆盖的果园风光,會令人神怡心旷。



有了喀什葛尔的陵园,何须再去麦加拜圣,

街头尘土是睫毛膏,能使光明出现在我的眼前。


洒下我的泪水,用我的睫毛做扫帚清扫她的广场,

我衷心祝喀什葛尔,变得象天国般圣洁光灿。


我的命运就是品尝痛楚磨难的苦果,万般心酸,

花园中享乐,恶人的怜悯同情哟,都与我无缘。


如同苦行僧们苦苦追求着天国的琼浆玉露,

我只求从她们的残羹冷炙中分得那么已丁点。


看见我,伊斯兰教长也像魔鬼一样逃遁,

因我脖子上的护身符,用情人秀发织编。


我的躯体象一座高山,千万杜松荫影落到它上面,

您的睫毛象度松林,怕热的羚羊因此解除勒忧烦。


您朱唇上的玉液美酒,象清泉流入了我的心田,

一切谨小愼微的灰尘会被洗涤,不会留下半点。


倘若致命的狂风将要刮来,您的雪松长在世界末日林园,

我會象它的影子一样,携领着泉水紧紧地跟在您的身边。


纵使我古穆纳木象脖上套着圈被牵的狗,也不以为耻,

相反我却以此为荣,还會向人们不住地夸赞。



有谁象我,见了您便会万物都会厌倦,

有谁象我,那样虔诚地拜倒在您的脚前。


追求着您,我白昼象天上的太阳不合双眼,

有谁象我,漫漫长夜里象月亮彻夜不眠。


您爱情的箭矢,扎的我周身上下鲜血直流,

想想那天边红霞,就象我胸怀上的点点红斑。


为乞求您的芳容,我总处在您青丝的索绕之中,

面对您的美貌,哪个情人能象我使您称心如愿。


纵令您上天入地,力尽千般辛苦万种痛楚,

象我一样的情人哟,您是绝对没法找见。


终日都如同万箭穿心,只因您的黑眸青丝使我迷恋,

就连从容走上绞架的曼苏尔3,也未饱尝过这般磨难。


给了我片刻的欢乐,却夺走了我宝贵的生命,

这样便宜的交易,天下哪一个商贾可會看见。


您的嫃怒是我的享受,您的毒药是我的甘露,

试问,奉劝您切莫象我一样的爱情侃侃而谈。


爱情的悲楚苦涩我自己备尝,只觉得心里甘甜,

有哪个情人象我一样,非但无怨言并致谢万千。


古穆纳木尔啊,爱情的火苗如今已燃成熊熊烈焰,

面对每一处烧伤,有谁能象我处之泰然。



您的美容不少火苗晃动的灯,为什么总把灯娥躲避,

您的秀容如太阳熻熻闪耀,为什么我不能承受光辉?


您说保护我的这所宝库,要比毁坏它好千倍,

可你又将这块宝地肆意毁坏,丝毫不留。


在约会的丰盛宴席上没您如想馈赠我以欢乐的美酒,

首先须将我投入地狱,考验我能否忍受无尽的苦楚。


您杀了我,再用爱情的烈火千百万次地灼烧,

我的身躯因此而成灰烬,化作喽喽轻烟飞去。


您是刽子手,却未俘获过象我这样的俘虏,

您将我担负心肝烤成肉串,将我的血变做酒。


我要大声问:为什么要将我赶出情人的行列?

难道我所犯下的十恶不赦的大罪,就是因为爱您?


为什么单单让我失去爱情,却让陌生人独得,

穆斯林们,你们说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悲痛至极


为了捆住我这样的乞丐,没必要动用这铁锁链,

只要拉紧您缠住我脖子上的青丝,就能达到目的。


因为要杀害古穆纳木,您心头异常惊恐不安,

他为您的爱情而死,其忠诚有什么可以怀疑。


十一


情人呵,您的容颜象天上的太阳分外漂亮,

天山仙女也不配做您的朋友,交谈更是奢望。


我是多么想从您仙女般的身姿上,摘取香甜的果实,

可您修长的身段无法够到,请把枝头垂到我的头上。


盛宴上目睹您的花容月貌,这总不能算是罪过,

若论分享园林的欢乐,不分穷人、伯克和汗王。


您太阳光辉似的姿容,让我把她当做美酒品尝,

当熟透的果子落到地上,根和叶长得格外繁旺。


我遣晨风给我的情人,捎去了情同烈火的情书,

当我等得望眼欲穿,她将睫毛利箭射在我身上。


吉祥的鸟儿突然落在我的手上,又匆匆飞去,

任你怎么逗引也不返回,很如铁石心肠。


倘若不能和恋人相会,我愿继续在情火中燃烧,

爱情的试金石,是让人把千般折磨一一品尝。


即令我不能做她花瓣似的脚上的鞋袜,

倘能做她的鞋垫,我也会感到无限的舒畅。


古穆纳木能有什么权利,去牵住她的衣襟,

是爱情的力量驱使他,远远地伸出了手掌。


十二


天下哪座花园里的群芳,能开的象您一样娇艳,

您的朱唇象花蕾或瓶中的美酒一样,晶莹光灿。


如果说您的身材是雪松,那您的容貌就象一朵玫瑰,

我愿做玫瑰枝头的夜莺,把您的朱唇日夜赞颂。


天空长闪耀的是群星,还是托盘里的珍珠?

应该说,是苍天为您募化来的金币明光灿灿。


您的面庞犹如灯火,一头乌发宛如笼罩它的云烟,

从中飘散出浓郁的幽香,普天下处处都能闻见。


我的心犹如一只家犬,从不愿远离您家的门槛,

因为在它的脖子上,您早就套上爱情的金圈。


您犹如一条奔腾的大江,我愿做其中的一滴水,

任凭人们喊我傻瓜,倘能投入您的怀抱绝不遗憾。


让万里蓝天躺在您的足下,愿日月星辰做您的兵马,

让汗王穷人全成为您芳容的奴隶,这时真主的意愿。


玫瑰如败叶般凋谢,日月似麦杆般暗黄,

花儿哟,全是为您的爱情才苦愁成了这副容颜。


当您酣睡的时候,古穆纳木是护卫您的城姮,

当才仇敌不怀好意前来时,我连续四遍“库里”将他驱赶。


十三

飘然的仙女哟,乞求您的朱唇是我惟一的心愿,

倘若当着您的面说出来,那我的心儿定会颤抖。


您信誓旦旦以示绝对忠诚,而我却吃尽了苦头,

仙女哟,倘若责备您不忠诚,我没有丝毫的罪惩。


这愁烦使我不知如何是好,烦躁地把衣领都给撕烂,

即使衣襟被撕成一块块布条,她还是全然不管。


倘若你不发大慈悲,使我的要求得以实现,

在最后审判日,我要将您的衣领撕的碎烂。


您爱情烈焰灼烧着我的心肝,使我眼中血滴不断,

我的衣襟上布满了珍珠,颗颗都晶莹闪烁耀眼。


悠悠无尽的愁烦,害得我周身上下伤痕斑斑,

我憔悴得骨头已刺穿了皮肉,眼看命丧黄泉。


愿真主从我身上取走愁烦,装进您的心中,

只有到了那时,您方知我备受折磨的痛苦心酸。


在这世道上,您仿佛再没有什么别的欢乐,

似乎只有吞噬人们的心,您才觉得舒坦。


我古穆纳木呵,已把装进的肺腑话语全部吐露,

如果您觉得我对您无用,就请开诚不公地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