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问新疆汉族青年

From Uyghurpedia- Uyghur Énsiklopédiyis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五问新疆汉族青年

2017-03-27


最近,网上有一篇维吾尔族青年写的《五问维吾尔青年》十分火爆,文章发自内心、富有责任感的对本民族进行了一次严苛的责问、尖锐的批评、深深的反思,在包括维吾尔族、汉族在内的各民族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作为一名在新疆出生、新疆学习、新疆生活、新疆工作的汉族青年,我感到有许多憋在心里的话不吐不快,也想借用“五问”的形式,与大家谈谈我的思


一、 暴恐分子是出在维吾尔族,但全体维吾尔族是不是更大的受害者?

现在,受到新疆暴恐活动的影响,新疆各地的安检严之又严,新疆人到内地住宿、租房、经商、务工都会遇到诸多不便,特别是维吾尔族群众更会受到特别的“关照”。种种这些都是因为暴恐出在新疆,暴恐分子出在维吾尔族,这一点我们新疆人深受其害,维吾尔族更是深受其害。但如果我们因为极少数暴恐分子的罪恶行径,就把全体维吾尔族都当成暴恐分子,那不是正中了那些幕后黑手的毒计了吗?因为他们就是想让我们与维吾尔族相互对立、相互敌视,从而使新疆大乱,他们才好从中渔利。这里举个例子:近几年中国人出国的比较多,极少数国人在国外旅游时大声喧哗、随地吐痰、破坏公物,被有的外国媒体放大炒作,引起当地老百姓对全体中国人的不满和诋毁。每每看到这样的报道,我们是不是都会反驳说,那些不文明行为是极少数人干的,不能代表全体中国人。同样的道理,对于维吾尔族而言,暴恐分子是极少数,他们也不能代表全体维吾尔族。对于这一点,我们汉族青年一定要保持清醒头脑,把维吾尔族中的极少数暴恐分子与全体维吾尔族区分开来,千万不能感情用事,把对立的情绪针对所有维吾尔族群众,那样就中了“三股势力”的圈套。


二、我们作为新疆人,到底有几个维吾尔族的朋友,对维吾尔族到底了解多少?

每个民族中都有好人,也有坏人。作为新疆的汉族青年,我们除了看到维吾尔族中出现的暴恐分子外,不是也在仰慕尼格买提、努尔艾力等优秀的维吾尔族青年才俊吗?我们在和内地人一样痛斥“新疆小偷”的同时,不是也在抱怨内地一些城市社会治安远不如新疆吗?在新疆生活工作的汉族青年,谁也绕不开维吾尔族这一话题,与其不清不楚的说道,不如真心交几个维族的朋友,深入了解一些维吾尔族的历史文化。也许你多了解一些回纥帮助唐朝平定安史之乱的历史,多了解一些库尔班大叔骑毛驴上北京看毛主席的故事,多了解一些维族群众收养汉族弃婴的事迹,你可能就会对维吾尔族有一些不一样的认识;也许你多参加几次维吾尔族的婚礼、割礼、乃孜尔,多与几位维吾尔族朋友喝几次酒、唱几次歌、跳几次舞,你可能就会对维吾尔族多一些真实而亲切的感受。


三、作为新疆人,我们可以不吃馕、不吃拌面、不吃烤肉、不与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其他民族老死不相往来吗?

大家都明白,新疆是个多民族聚居的地方,汉族、维族、哈族等民族共居共乐。哪个新疆的汉族土著不吃馕、不吃拌面、不吃烤肉,哪个人不是到内地呆上一段时间,就想新疆的气候和新疆的美食。新疆的汉族在内地不是都以新疆人自居吗,不是听到别人说新疆不好都心里难受或忿忿不平吗?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我们的骨子里已经流淌着多民族文化的基因,已经在四川人、甘肃人、河南人、山东人等基因的基础上又加入了充满孜然味的特殊基因,成为“新疆人”这一各民族共有的带有豪爽气质的“儿子娃娃”。大家想一想,作为新疆的汉族青年,我们从小吃馕长大,从小闻着烤肉的孜然味,从小听着唱着跳着各民族歌舞,我们的骨子里是不是已经是个“混血儿”了。我们在新疆学习、工作、生活,成天都要与不同民族的人打交道,与其抱有戒备、隔阂的心态,不如敞开心扉、讲出实话,与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其他民族多交流、多交往、多沟通,有话讲在当面,有问题摆到桌面,不要相互之间遮遮掩掩、吞吞吐吐,兄弟之间不怕吵架,吵过之后仍然是兄弟。


四、 我们生在新疆、长在新疆、发展在新疆,我们可不可能全部都离开新疆?

我有的朋友说,新疆不稳定我们就到内地去,或者让孩子到内地去。说实话,持这种想法的汉族朋友不在少数,但真正到内地去的又占多大比例?绝大多数新疆的汉族群众和他们的后代还是在新疆生活、在新疆发展。有人说,这是无奈,但这更是现实。现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房价,我们新疆人想都不敢想,有的内地二三线城市综合比较起来,觉的不比新疆强多少。既然绝大多数新疆的汉族群众都要在新疆生活发展,那么我们最现实的选择是不是应该一起把新疆搞稳定,把新疆搞发达。近些年来,新疆的确受到暴力恐怖的危害,社会不稳定,经济也受到影响。但当前中央和自治区党委正在实施维护社会稳定的组合拳,严厉打击暴恐分子,严密防范暴恐活动,全疆上下正在经历一个阵痛期,每个新疆人都感同身受。这就好比,一个人长了肿瘤,过去只是打针吃药,进行面上的消炎;现在要做手术,从根本上解决,后者当然更疼。但这种疼痛必须经历,只有这样才能去除病根。所以,在做手术、切肿瘤的阵痛时期,我们新疆的各民族都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坚决支持打击暴恐分子、维护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组合拳,咬牙坚持一段时间,新疆一定会迎来美好的明天。


五、 我们一起努力帮助维吾尔族把存在的问题解决了,对全体新疆人是有利还是不利?

毋庸讳言,新疆的暴力恐怖分子出自维吾尔族,这是因为宗教极端思想把渗透的目标盯向了维吾尔族,维吾尔族中的一部分群众特别是青年感染了宗教极端思想的病毒,做出了令亲者痛、仇者快的罪恶行径。现在,全疆上下的维吾尔族都在反思,《致维吾尔族同胞觉醒书》《五问维吾尔青年》《我们维吾尔族同胞应该深刻反思》等一批文章在全社会尤其是维吾尔族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维吾尔族中的有识之士在责问、在反思、在呼吁,体现了维吾尔族有识之士敢于正视问题、勇于解决问题的责任与担当,使新疆各族人民都感受到了力量和希望。此时此刻,我不得不说,维吾尔族面临的问题是全新疆的问题,关乎每个新疆人,不仅需要维吾尔族自身的力量去解决,还需要汉族、哈族、回族、蒙古族、柯尔克孜族等全体新疆人的帮助和支持,我们一起努力帮助维吾尔族兄弟去除宗教极端、远离暴力恐怖,新疆不就和谐稳定了吗,我们全体新疆人的生活不就幸福安康了吗?

想了这么多,问了这么多,希望大家一起问一问,想一想。因为作为新疆人,都希望新疆好,只有新疆好了,我们每个人才能好。



自治区团委党组书记 赵川

2017年3月27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