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暾欲谷碑》全文释读"

From Uyghurpedia- Uyghur Énsiklopédiyis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Created page with "暾欲谷,是葛逻禄人,在后突厥汗国以智谋出众、擅长内政而知名。 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外史学界都把暾欲谷和默啜的爱将阿史德...")
 
 
Line 1: Line 1:
 +
'''《暾欲谷碑》全文释读'''
 +
 +
 +
 +
[[File:Tunyuquq.jpg]]
 +
 
暾欲谷,是葛逻禄人,在后突厥汗国以智谋出众、擅长内政而知名。
 
暾欲谷,是葛逻禄人,在后突厥汗国以智谋出众、擅长内政而知名。
  

Latest revision as of 10:15, 25 March 2020

《暾欲谷碑》全文释读


Tunyuquq.jpg

暾欲谷,是葛逻禄人,在后突厥汗国以智谋出众、擅长内政而知名。


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外史学界都把暾欲谷和默啜的爱将阿史德元珍混淆,并误认为暾欲谷是蓝突厥阿史德部人。


其实暾欲谷要是阿史德部人了,就不会叫暾欲谷这个名字了,那么要么直接用姓名,要么直接叫某某特勤了。就因为暾欲谷不是蓝突厥人,所以他在突厥汗国哪怕位极人臣,做了达干,也不能当特勤、设、叶护。


而暾欲谷这个称呼,也只是他的官职“毗伽暾欲谷裴罗莫护达干”中美誉的摘取。


注意要区分,比如阙特勤最后也有达干的官职,但达干这个官职虽然重要,但却是是谁都能当的,但是特勤这样的身份不是谁都能当的。


西面

(西I-1 ) 我,贤明的暾欲谷,在汉人的国内成长。(当时,)突厥人臣属于汉人。

(西I-2 ) 由于未能获得自己的汗,突厥大众离开了汉人,拥戴了一位汗。(然而,)他们(旋即)遗弃其汗,再度归降汉人。随后,上天肯定这样说道:“我曾赐予你们一位汗,

(西I-3 )但是你们却遗弃了你们的汗,归降了(汉人)。”作为对于这一归降的惩罚,上天使得突厥人被杀。突厥人被杀害、被毁灭,不复存在。在突厥-薛人的土地上,

(西I-4 )不再留下任何有组织的民众。留在树林和荒野中的人们聚合起来,其数达到七百人。其中有三分之二骑马,三分之一徒步。率领这七百人的,

(西I-5 ) 作为其首领的人,乃是一位设。“加入我吧!”他说道。(毫不犹豫)加入他的,即是我,贤明的暾欲谷。“我是否要拥戴他为可汗?”我暗自思量。“如果瘦牛与肥

(西I-6 ) 牛在远处角斗,则无法辨别哪是瘦牛,哪是肥牛。”人们这样说。然后,由于上天赋予我洞察力,我推举他为可汗。成为可汗之后,与(我)毗伽暾欲谷裴罗莫护达干一起,

(西I-7 )颉跌利施向南杀死了大量汉人,向东杀死了大量契丹人,向北杀死了大量乌古斯人。我成为他的参谋和军事指挥官。我们那时居住在总材山北麓及黑沙地区。

这一段,先叙述了暾欲谷的来历。他生长在汉人的国内,突厥人臣属于汉人。


而暾欲谷的出身地,大致就是呼延州都督府的贺鲁州(今内蒙古乌审旗)。


然后叙述了颉跌利施可汗(阿史那骨咄禄)带着少数人,正在打游击,搞突厥复国运动。


文中说到骨咄禄称汗前,是一个“设”。这说明,唐朝镇压了的阿史那伏念的短命政权中,骨咄禄可能是伏念封的一个“设”。


然后说他们这时候只有七百人,盘踞在黑沙城(在呼和浩特附近)。


南面

(南I-1 )我们居住在那里,以野兽、野兔为生。民众的肚子是饱足的。敌人犹如山峰(?)般地环绕着我们,而我们就像一条山间小道(?)。当我们以这种方式生活着的时候,有探子来自乌古斯人那里。

(南I-2 )探子的话如下:“有个可汗统治着九姓乌古斯人。”他说道。据说,(九姓乌古斯的可汗)派遣了贺儿将军前赴汉人那里,同罗阿辛前赴契丹人那里。据说他带去了这样的信息:“极少数的突厥人

(南I-3 )似乎正在进发。听说其可汗甚为骁勇,其参谋甚为贤明。如若这两个人留在世上,我敢说,他们肯定会将你们汉人消灭。在东方,则将消灭契丹人,他们也将消灭我们乌古斯人。

(南I-4 ) (因此,)你们汉人应从南方攻击他们,你们契丹人应从东方攻击他们,而我则将从北方攻击他们。不要让突厥-薛人在其土地上作任何进军。我说,可能的话,让我们(把他们)彻底消灭!”

(南I-5 )我听到这些话后,夜间不想睡觉,白天不想休息。此后,我对我的可汗申述了自己的看法。我(对他)这样说道:“如若汉人、乌古斯人、契丹人这三者一旦组成联盟,

(南I-6 )我们将孤立无援。似乎我们正以自己的力量对付外来武装。人们说,纤细之物易于弯折,柔嫩之物易于断裂。人们又说,如若纤细者变得粗壮,就难以弯折;如若柔嫩者

这时候,开始叙述他们的困境。


没吃的,就吃野兽、野兔。


势单力薄,敌人(唐朝)就像大山一样,而他们就像山间的小道一样弱小。


他们就在黑沙城混日子的时候,有人报告说,九姓乌古斯人的可汗(比粟,回鹘人的首领、唐朝的瀚海都督)正在给唐朝打小报告,要和唐朝、契丹一起联手消灭他们。


听到这些,暾欲谷说他晚上睡不着、白天也不想休息。于是,暾欲谷自告奋勇,对骨咄禄建议说,应该先下手为强,不能等汉人、九姓乌古斯人、契丹人联手来消灭我们。



(南I-7 )变得坚韧,就难以断裂。我料想可能会有二、三千军队来自东方的契丹,来自南方的汉人,来自西方的于阗(?),以及来自北方的乌古斯。”我就这样(对他)表白了我的看法。

(南I-8 )我的可汗听从了(我,)贤明的暾欲谷所作的主张。“按照你的想法率领这支军队吧!”他说道。渡过蓝翁河后,我率军前赴于都斤山。乌古斯人赶着牛拉的大军从独乐河而来。

(南I-9 ) (他们的军队)可能由(三千人?)组成,我们则为二千人。我们交战了。蒙上天的佑助,我们击溃了他们。他们跌入河中,那些被击溃的人也在逃窜途中遭杀。此后,乌古斯人全都来了(=臣服?)。

(南I-10)是我,贤明的暾欲谷,曾引导突厥可汗与突厥民众来到于都斤山地区。当听到(突厥人)居住在于都斤山的消息后,住在南方、西方、北方和东方的所有民众都来(归顺我们)了。

然后,暾欲谷建议得到骨咄禄的认可,骨咄禄让暾欲谷北伐九姓乌古斯人(主要是回纥),暾欲谷率两千兵马,击溃了九姓乌古斯人的三千大军,夺取了郁督军山。让突厥人获得了这一从突厥汗国开始就是圣山的圣地。


而在同时,阿史德元珍也被委以重任。因为骨咄禄采用了暾欲谷的建议去夺取回纥盘踞的郁督军山,如果唐军和契丹人驰援,那么突厥将背腹受敌。所以需要一个人在漠南(内蒙古)做大死,怎么做大死呢,就是到处带着游击队骚扰,让唐朝的漠南不得安定,让唐军以为这一支是主力,没有精力去支援回纥。


阿史德元珍就开始了做大死之路,然而这位老兄是游击战大师,杀死的知名唐将非常多,成功地搅乱了漠南,让唐朝一直以为他是突厥主力而四处围剿。当然阿史德元珍和毗伽可汗、暾欲谷等人关系不睦,突厥人没有给他立记功碑。



东面

(东I-1 ) 我们有二千人马,我们有两支军队。自从他们被创造以来,自从他〔指第一位突厥可汗〕成为君主以来,突厥民众与突厥可汗从未到达过山东诸城和大洋。我请求我的可汗(出征),我们进行了征讨。

(东I-2 )我使得可汗与军队抵达了山东平原和大洋。他〔指可汗〕攻克了二十三座城池。由于未能睡足,他滞留在营帐内。汉人可汗是我们的敌人,十箭可汗是我们的敌人,

(东I-3 )(此外,)人数众多的(黠戛斯人及其)强大的(可汗),变成了(我们的敌人)。这三个可汗显然曾作如此的商讨:“让我们会师金山。”他们显然曾作如此的商讨:“让我们向东方突厥人的可汗开战。如果我们不向他开战,他便迟早会

(东I-4 )杀死我们,因为(据说这可汗甚为勇武,)而其参谋甚为贤明。让我们三方联合起来,向(突厥可汗)开战,并消灭他。”他们这样说道。据报,突骑施可汗这样说道:“我的人马将去那里。”他说道:

(东I-5 ) “(突厥人)业已陷入混乱之中,他们的臣属乌古斯人也(对他们)不满。”我听到这些话后,夜间不想睡觉,白天不想休息。然后,我考虑道:

(东I-6 ) “如果我(首先)进军(对付黠戛斯人)……”我说道。当我听说只有一条道路翻越曲漫山,并且此道如今业已(被雪)所封时,我说道:“假若我们走那条道,则将不利(于我们)。”然后,我寻觅一位向导,并找到了一个来自丘基的阿热人。

(东I-7 ) 我听他说道:“通往阿热人居地的道路位于阿尼河旁。这条通道窄得只能容一匹马行走。”那人对我说,他曾经走过那条路。我听到这些话后,便说道:“既然(这条通道)可容一名骑兵行走,那么我们取此道是可行的。”我请求

接着,暾欲谷直接跳过了骨咄禄之死和默啜继位的事,给人一种误导,就是下面这些事儿都是骨咄禄在位期间干的,似乎跟默啜一点关系都没有。


下面对应的,就是默啜征讨契丹,即他们“抵达了山东平原和大洋”,其实是辽东。


然后就是默啜的威胁,导致李显策划了那次“???万北伐突厥”。


这里直接大乱了时间,越过了李治、武则天统治的时代,有意抹杀默啜的武功。


李显策划的“???万伐突厥”,在突厥人自己的眼里,就是汉人的可汗、十箭的可汗、黠戛斯的可汗三方联手要消灭突厥。


十箭的可汗,正是突骑施汗国的娑葛。


于是,暾欲谷向可汗(并没有说这是默啜,给人一种还是骨咄禄的误导)建议,先破黠戛斯,打破敌人的联盟。


北面

(北I-1 ) 我的可汗,并下令军队进发。“骑马进入河中!”我命令道。(以如此方式)渡过塔米尔河以后,我选择了一个最佳时刻,让他们骑上马,踏雪前进。(然后,)我命令他们徒步攀登,在其身后牵着马,并抓着树木。在派出先驱部队

(北I-2 ) 踩雪开道后,我们翻过了长有树林的山头。我们席卷而下。我们绕过山侧的雪障,历经十夜。向导由于带错了路而被杀。可汗变得烦燥不安,他说道:“快点骑!”

(北I-3 )(我们)抵达了阿尼河。我们沿着那河往下游驰去。为了用餐,我令(战士们)下马。我们将马栓在树上。我们日以继夜地驰驱。当黠戛斯人熟睡之时,我们袭击了他们。

(北I-4 )我们用长矛(惊醒了他们<?>)。在此同时,他们的汗与军队集结了起来。我们与之交战,并打败了他们。我们杀死了他们的汗。黠戛斯人屈服了,顺从于(我们的)可汗。我们(从黠戛斯)班师。绕过曲漫山,我们班师。

这里叙述了默啜率军征服黠戛斯人的过程,但依然没有说是默啜,而是用了含混的“我的可汗”“我们”。


(北I-5 )我们从黠戛斯回来。此时有个探子来自突骑施可汗那里,可汗说了如下的话:“让我们对东方的可汗发动战争。如果我们不去打他,那么,由于这可汗十分勇武,其参谋甚为贤明,他必将

(北I-6 )在他愿意的任何时候把我们杀死。(探子)说道:“据报,突骑施可汗已经出发,十箭的人马已全部出发。一支汉人军队据报也与一起前来。”听到这些话后,我的可汗说道:“我将前赴汗庭。

(北I-7 )可敦此前过世了,我要去为她举行葬礼。”他说。“你率领部队继续前进,驻扎在金山。总司令是移涅可汗,让达头部的设去!”他说道。他命令我,贤明的暾欲谷道:

(北I-8 ) “率领这支军队!”他说道,“根据你自己的意识作出判断吧。我(还)能向你说些什么呢?如果敌人来了,可以设计一个圈套;如果他们不来,则可(安静地)待在那里,获取有关敌人的信息和情报。”这样,我们就驻军金山。

(北I-9 )来了三名探子,他们带来的消息完全一样:“其可汗已经率军出发。十箭的军队已经全部出动。”他们说道。敌人明白地说:“让我们集合在雅里斯平原上。”我听到这些话后,便将消息通报可汗。从汗那里

(北I-10)来了回音:“待在原地。适当地安排先锋部队和巡哨,不要让敌人偷袭你们。”这即是匐俱可汗带给我的指示。但是,他又下了一道秘密指示给阿波达干:“毗伽暾欲谷心存不良。

(北I-11) 他将说‘让我们率军出发吧’,你千万不要同意。”我听到这一消息后,立即下令部队开拔。我们翻过毫无通道的金山,跨过毫无渡口的曳咥河。我们在夜间派出一支突袭部队,黎明时分抵达博勒济。

击败了黠戛斯后,就要准备和突骑施(十箭)开战了。


下文中,则揭示了突厥内部的山头争斗。


暾欲谷参与了对突骑施人的西征,而且在匐俱可汗遥控指挥的大军中。匐俱可汗是默啜的儿子,而暾欲谷则是默矩(毗伽可汗,老可汗骨咄禄的儿子、默啜的侄子)的老丈人。匐俱可汗和默矩(毗伽可汗)都是潜在的突厥储君争夺对象,互相不和。


因为暾欲谷是默矩一党,所以匐俱可汗告诉了前线指挥官阿波达干,说暾欲谷“心存不良”,并似乎有害死暾欲谷的密谋。


而这个阿波达干,不是别人,正是被许多人误认为就是“暾欲谷”的阿史德元珍。


西面

(西II-1 ) 他们(从敌人那里)带来了一个人。他的话是这样的: “有支十万人的军队已经在雅里斯平原上集结起来。”他说道。听到这些话后,所有的伯克

(西II-2 ) 都说道:“让我们回去吧!纯洁者宁取谦退而不傲慢。”(然而我说道:)“我,贤明的暾欲谷,作如是说:我们翻越金山,远道而来,我们

(西II-3 ) 渡过曳咥河,远道而来。那些随同我们一起前来的人曾说:‘进军太艰难了。’但是他们却未遭受多大苦难。上天、乌迈女神,以及土、水的圣灵显然保佑我们成功 (地克服了困难)。我们为什么要逃跑?

(西II-4 ) 我们为什么要因他们人多而害怕?我们为什么要因自己人少而被击败?让我们进攻吧!”我说道。(就这样,)我们进攻并劫掠了他们的营寨。第二天,

然后,暾欲谷私自率军逃走了。当然没有明说,而是隐晦地暗示。


结果阿史德元珍以弱势兵力,遭遇了突骑施的“十万大军”。这里没有说阿史德元珍的死,因为正是在这一仗,“突厥第一名将”阿史德元珍,被突骑施人击败杀死了。



接着,暾欲谷开始为自己开脱,并说自己在逃跑后,又回来了。


(西II-5 ) 他们像烈火一般冲来。我们交战了。他们的两翼是我们军队的一倍。由于上天的保佑,我们毫不恐惧于

(西II-6 ) 他们的人数众多。我们战斗,打得(敌人)溃逃,追逼他们趋向于达头设。我们将他们的可汗擒作俘虏。(我们的战士)杀死了

(西II-7 ) 他们的叶护与设。我们俘虏了约五十人。我们在那天夜里便向他们的各部落发出通报。一旦获知这些消息后,十箭的伯克和民众

(西II-8 ) 都来投降了。我将前来归顺我们的伯克与民众组织和召集起来。由于少量人逃跑了,我便命令十箭军队出兵。

(西II-9 ) 我们也进发了,跟随在他们之后。渡过珍珠河,翻过称之为“天子”的圣阿克套,

接着说,又回来了的暾欲谷,如同赛亚人一样,消灭了突骑施汗国……


其实这里真的是在吹牛逼。


因为事实是,在阿史德元珍死后,默啜大发雷霆,调集了突厥所有的主力大军,包括默矩(毗伽可汗)、阙特勤在内,对突骑施汗国发动了总攻,消灭了突骑施汗国,杀死了突骑施可汗娑葛。



南面

(南II-1 )我们远抵铁门。在此,我们下令部队班师。(由于害怕……)大食人、吐火罗人……

(南II-2 )以及属于他们那一方的以阿苏克为首的粟特人,全都前来,归顺移涅可汗。突厥人此前从未到达过铁门

(南II-3 )以及被称为“天子”的山脉。如今,由于我引导(突厥军队)远抵这些地区,

(南II-4 )他们他们将大量的黄金、白银、女子、骆驼、珍宝带回家中。由于他的贤明

(南II-5 )和勇武,颉跌利施可汗与汉人交战了十七次,与契丹人交战了七次,以及与乌古斯人交战了五次。是我,

(南II-6 )作为他的参谋,是我,作为他这些征战的军事首领。为了颉跌利施可汗,为了突厥的匐俱可汗,为了突厥的毗伽可汗,……

接着,被胜利冲昏头脑的默啜,派兵深入中亚,结果遭遇突骑施人反叛、阿拉伯人警戒、唐朝驰援来到,最终导致西征失败。


但是,在这里,暾欲谷依然只字不提默啜,而是说“颉跌利施可汗与汉人交战了十七次,与契丹人交战了七次,以及与乌古斯人交战了五次”,似乎上述一切,都是默啜早就死去多年的哥哥骨咄禄的功绩。


以及说突厥人此前从未来过铁门,是瞎扯。


东面

(东II-1 )夹毕汗可汗二十七岁之时,……我使夹毕汗可汗登上王位,我夜间不睡觉,

(东II-2 )白天不休息,我洒出了红色的血,流出了黑色的汗,我(为我的可汗与民众)效劳。我派遣他们进行远征,

(东II-3 )我加强了要塞与哨楼。我常迫使退却的敌人前来归顺我们。我,与我的可汗一起进行征战。由于上天的保佑,

(东II-4 )我未让任何敌军在突厥民众中驰骋,或者任何有印记的(?)马匹四处奔跑。要是颉跌利施可汗不曾争取,

(东II-5 )要是我本人不曾争取,就既不会有(突厥)国家,也不会有(突厥)民众。由于他争取了,由于我争取了,

(东II-6 )国家才成为国家,民众才成为民众。(如今)我已年迈。生活在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民众,如果拥有

(东II-7 )这样的一个可汗,还会有什么烦恼呢?

(东II-8 )我在突厥毗伽可汗的统治期间镌刻了此碑。我(是)贤明的暾欲谷。

接着,开始狂黑默啜……


说默啜是个靠哥哥骨咄禄和自己这个贤明的臣子的废物。


大抵是在阿史德元珍死后,默啜迁怒于临阵脱逃的暾欲谷,罢黜了暾欲谷的军权。暾欲谷自此退居二线了。


北面

(北II-1 )如果颉跌利施可汗不曾争取,或者,如果他不曾存在,又,如果我贤明的暾欲谷不曾争取,或者,如果我不曾存在,

(北II-2 )那么,在夹毕汗可汗以及突厥-薛人的土地上,既不会有任何部落,也不会有任何民众,也不会有任何人类。

(北II-3 )由于颉跌利施可汗及贤明的暾欲谷争取了,夹毕汗可汗的突厥-薛人才能如此昌盛。

(北II-4 )突厥毗伽可汗(如今)在统治着,照看着突厥-薛人与乌古斯人。

最后,继续吐槽默啜,说默啜(夹毕汗可汗)如果没有哥哥骨咄禄和自己,连任何人类都不配拥有。